首页 > 西安特快 > 微话题 > 正文

高官夫人俱乐部:如何从“贤内助”到“贤内蛀”

微话题 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马想斌 2015-02-02 09:06:45
[摘要]高官夫人俱乐部:如何从“贤内助”到“贤内蛀”马想斌随着反腐向金融行业的推进,腐败又呈现了新的现象。

 10_副本.jpg

   随着反腐向金融行业的推进,腐败又呈现了新的现象:有银行成立高官夫人俱乐部,令计划苏荣妻子任职,多位高管夫人只领工资不上班。与此同时,被“晒”出的去年第二轮中央巡视整改报告中,领导“身边人”腐败问题则较为普遍。

  领导“身边人”,不仅仅是人们惯常认为的秘书、情妇这类角色,实际上,从近年查处的腐败案件中,官员夫人的身影往往异常活跃。丈夫当官,妻子收钱,这已经成为中国式腐败的一大玄机。玄机产生的土壤,则是反腐政策看似对官员有着强大的约束能力,但架不住一些手握大权的官员,通过别样的运作手段,为配偶子女从业提供特殊关照,进而产生了以权力为核心,夫妻式、家庭式违法违纪现象。

  那么,官员夫人,如何从组织上期待的贤内助,到了贪腐的“贤内蛀”?官员夫妻唱起了二人转俗话说“妻贤夫祸少,妻贪夫招罪”,一位明理大度、不骄不奢、贤良恭俭、严于律己的“贤内助”对于领导干部而言,至关重要。“贤内助”一词最早见于宋代,《宋史•孟皇后传》里记载:“宣仁太后语帝曰:‘得贤内助,非细事也。’”后人便将协助丈夫治家有方的妻子称作“贤内助”。

  “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如果领导干部的配偶能够知法、守法、护法,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防贪戒贿,不仅能为领导干部筑起抵制腐败的家庭堡垒,还能帮其“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这便是最具智慧的辅佐,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贤内助”。但是,现实中所呈现的,往往是另一种“妻子好合,如鼓瑟琴。”一些官员的“枕边人”往往起到了贪腐推波助澜的作用,或扮演官员“经纪人”,利用丈夫手中的权力谋求灰色钱财,或充当权力掮客,利用亲属关系进行寻租行为;又或甘做“马前卒”,丈夫唱白脸妻子唱黑脸,背后收受各种贿赂……

  无论哪种形式,这都如一场活生生的二人转,夫唱妇随,一个掌权,一个用权,一个谈事,一个收钱。“我戴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山东省供销社原党组书记、主任矫智仁面对法庭时所说的这句话,很直观地将官员枕边人问题反映了出来。那些奇葩的夫人防腐绝招事实上,基于枕边人具有腐败催化的作用,近些年一些地方的反腐策略,也逐渐蔓延到官员家的“后院”,希望通过吹枕边廉政风,让官员夫人起到贤内助的作用,预防腐败。

  但仔细梳理这些反腐绝招,却有哑然失笑的感觉。

  【家庭纪委类】湖北十堰市纪委此前就邀请40余名市直单位“一把手”夫人参加家庭助廉座谈会,宣导她们吹好“枕边风”,及时“扯扯袖子、咬咬耳朵”,当好“抓早”“抓小”的家庭“纪委书记”。座谈会上放出了反腐宣传片,片中的男人们身陷囹圄,据说在场的夫人们声泪俱下,立志要在枕边规劝丈夫行为端正,拒斥腐败。山东莒南县900名副科级以上的官员夫人们不仅表明了做“廉内助”的态度,还签下了“清廉家书”,立誓要整肃家风。

  【汇报情报类】最绝的要算浙江永康,2004年的时候,当地就专门聘请了15名“一把手”的妻子做监督员。监督员的职责是需随时向组织汇报老公们8小时工作外的社交圈与生活圈情报。这还不算完。2004年6月,广州市芳村开展“小眼睛盯住大眼睛”活动,任命科级以上公务员的子女为监察员,用孩子们天真纯洁的眼睛来监督父母们的行为。内容包括主题班会、家长座谈会、“我与家长互写廉政信”等活动。

  【回家吃饭类】2010年7月,江苏省沭阳县把“忠于配偶”列入干部的考核,考核将通过访谈、民意调查、调阅相关资料等方式完成。同年4月,河北省新乐市将“夫妻和睦”作为标准纳入官员考核。去年3月,湖南省会同县,县纪委、县妇联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发起“从我做起、回家吃饭”的倡议,同时举办厨艺大赛。通过倡导回家吃饭,减少公款吃喝,减少浪费,从而达到廉政勤政、作风转变的效果。这种将家风、作风与政风统一的防腐动作,尽管看上去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但梳理历次的行为,大多只是昙花一现,收效甚微。

  腐败的现实,一再向社会呈现夫妻联手贪腐的事实,尤其是高官夫人俱乐部的曝光,让公众看到即便是那些高学历、见识广的高官夫人,亦未能吹好廉政的“枕边风”,甚至沦为反腐的对象。作为利益共同体的家庭“纪委书记”存在先天性缺陷,此前有一份资料数据显示,亲属共同受贿比例已达81%。有媒体还总结出一份官员“贪内助”名单,包括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之妻程辛联,浙江省宁波市原市委书记许运鸿之妻傅培培,北京市原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之妻王学英,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之妻钟福卿,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之妻田雅芝,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之妻符荣英,等等。当然,最著名的“贤内助”,怕是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了。那些落马官员的“贤内助”正掌握权力的官员,“贤内助”成了“贤内蛀”。

  那么官员落马之后,贤内助的表现又是怎样呢?除了与与丈夫共同受贿,手铐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的贤内助外,还有一些贤内助,在官员贪腐东窗事发之后,帮丈夫打掩护,或装疯卖傻或配合演戏。辽宁省原副省长慕绥新被查后,专案组对慕的第二任妻子平晓芳实行了“双规”。办案人员问她话的时候,她不是低头不语、摆弄衣服,就是抓耳挠腮、哼哼情歌。办案人员说,你别唱了,她就不唱了,改为舒展长臂,扭动腰身,左摇右晃狂热起舞。办案人员说,你别跳了,她就不跳了,开始挤眉弄眼,朝着办案人员嘻嘻傻笑,并且一边傻笑,一边一步一步歪歪斜斜地向办案人员身上扑,装疯卖傻。

  文强的妻子周晓亚归案后表现得主动积极,将一些受贿行为大包大揽,称她收受的很多财物及房产文强不知情,属她一人所为,极力为文强开脱。茂名市政协原主席冯立梅退休两年后被查,冯立梅退赃时颇具戏剧性,他当着众多官员打了老婆一耳光,大骂,“你××怎么能收人钱!”当然,还有一类贤内助,就是带家产子女先行逃至海外,做好准备接应丈夫。原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李向东潜逃前6年,妻子姚红就毫无理由地从四川电信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位置上辞职,带着领养的孩子移民加拿大。直到李向东6年后飞去加拿大,同事们才明白原来是一盘大棋。

  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妻子李雪从2002年起在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学习心理学,女儿高山雪莲则已在加拿大温哥华定居。2004年12月,高山外逃。

  2001年,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余振东挪用巨资,并潜逃到香港,随后转机到了加拿大、美国。在案发前余振东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其妻通过已经接洽好的异国婚姻获得美国绿卡。五年后,她与丈夫“破镜重圆”,一家人手持绿卡通关。反腐靠不住“枕边风”当高官夫人俱乐部那种通过夫人养官员的腐败行径,打碎了枕边风反腐的梦,社会有必要重新检讨基于官员夫人的防腐策略。过去枕边风式的反腐,是将法律制度性的行为,诉诸于道德上的自觉,而这种自觉建立在官员夫人具有高风亮节大义灭亲的假想之上。

  这种假想成为现实的可能,一是夫妻会因为贪腐反目,二是官员能够听得进枕边风。前者没有意识到,官员夫人与丈夫的情感利益联盟,远比情妇牢靠很多,情妇尚且不到万不得已难反目,何况结发之妻?后者忽略了,能听得进枕边风规劝的官员,绝对不会对组织的大声疾呼无动于衷。事实上,而社会的反腐诉求,并不是反妻子身边的丈夫,反家庭生活的成员,反那些私人领域内跟公众利益毫无不相干的人。真正的反腐诉求,是遏制腐败、改造政治结构和权力模式。所以,反腐不应该放弃和推卸制度的责任,不应忽视社会的力量,更不应热衷于靠枕边风这样儿女私情来解决反腐问题。当务之急,是更进一步完善反腐制度,约束官员正当的权力,以公开透明的制度和社会监督的介入,把官员特别是“一把手”的权力关进笼子,建立一套覆盖至官员私人生活领域的监管机制。让那些“枕边风”的反腐想象,以制度的方式实现。

编辑:高海强

上一篇:陕西每年新增乳腺癌患者将近5000例 下一篇:最后一页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